ai写资讯,霍金遗作发售 霍金遗作是什么时候完成的

AI资讯6个月前发布 逍遥
62 0 0

霍金3月14日去世,享年76岁,留下一批围绕他所说的“大问题”写的文章和论文,成就了《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这本著作。5月2日,《高能物理学学报》曾发表霍金去世前完成的一篇论文,最后修改时间显示是3月4日,即霍金去世前10天完成的,与比利时鲁汶大学的托马斯·赫尔托赫教授合著。

以下为事件新闻原稿,供参考ai写资讯

英国已故科学家斯蒂芬·霍金的遗作《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定于16日发售。《星期日泰晤士报》14日透露著作内容。

《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的封面

报道说,霍金在书中暗示,富人不久可以选择编辑他们自己和孩子的DNA,让自己和孩子变成拥有更强记忆力、抗病力、智力和更长寿命的“超人”,让其他人无法与之竞争。大问题:有的人变成“超人”霍金3月14日去世,享年76岁,留下一批围绕他所说的“大问题”写的文章和论文,成就了《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这本著作。5月2日,《高能物理学学报》曾发表霍金去世前完成的一篇论文,最后修改时间显示是3月4日,即霍金去世前10天完成的,与比利时鲁汶大学的托马斯·赫尔托赫教授合著。英国剑桥大学当时说,霍金等人认为宇宙并非永恒膨胀,并且比当前许多学说描绘得更简单。这次出版的这些“大问题”包括:人工智能会比人类聪明吗?宇宙里有其他智慧生命吗?上帝存在吗?“大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地球未来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霍金预计,人类本世纪就能发现通过改造基因提高智力的技术。

霍金

“法律可能会禁止对人类做基因改造,但是一些人可能抵挡不住改善记忆、抗病力、寿命等人类特征的诱惑。”他写道。他担心一旦出现基因改造而成的“超人”,“没得到改造的人类”可能无法与之竞争,逐渐绝迹,或者变得“不重要”,人类会展开“自我设计”的竞争。如果一部分人变成了蜘蛛侠,另一部分人还是凡人,这样的科幻故事进入现实世界,“不重要”的人就危险了。生物黑客:从攒电子到攒基因霍金并非无端担忧,已经有“生物黑客”公开动手了。生物黑客又叫DIY生物学家。DIY即“Do It Yourself”,大意是自己动手攒,最初是拼装电脑,后来范围扩大到各方面。本世纪初,有人想用DIY连接人体和电子,这算是最初的生物黑客。有不少科学家、工程师,将DIY的脑筋动到了人类基因改造上了:利用生物技术做实验,包括编辑人类的基因,创造“超人类”。制造“超人”也有宏大的理论支撑。比如美国哈佛商学院生命科学项目主任胡安·恩里克斯曾预测,地球已经历五次大灭绝,人类未来也很可能经历一次,那么改造人类就是一种需要,就算去其他星球生活,也需要改造基因、细胞以及器官。乔赛亚·赞内尔和亚伦·特雷维克,是两个直播“打基因针”的生物黑客。打一针,手臂肌肉会强壮?乔赛亚·赞内尔今年37岁,2013年毕业于芝加哥大学,获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接着在美国宇航局(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做了两年研究员,参与设计殖民火星栖息地,研究火星上孕育生命的细菌基因工程。

乔赛亚·赞内尔

离开NASA之后,他专心研究基因工程,创办了Odin公司,任首席执行官。去年11月,赞内尔在网上直播了DIY基因编辑技术:试图通过注射DIY基因疗法,去除一种抑制他左臂肌肉生长的蛋白质,以赋予自己超强的力量。这种叫作肌肉生长抑制素的蛋白质,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1997年发现的。后来陆续有报道说,德国、美国、印度,都出现了缺乏这种蛋白质的人,肌肉疯狂生长。印度20多岁的男子,右臂重20公斤,步行10分钟就要歇一歇。“人类一直是自己基因组的奴隶,赋予人们改变自己的能力,对人类来说意义非凡。”赞内尔相信,得益于广泛的DIY基因工程,人类将发展成一种超级强大的新型人类。会有多“广泛”呢?他说:“我想象人们会去类似文身店的地方,不是去文身,而是去挑选一些能够使他们变得肌肉发达,或者改变他们头发或眼睛颜色的DNA。”不过他自己对直播的那种技术,能不能增大手臂肌肉,也持怀疑态度。几十天后,他说,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实验效果。他告诉英国《卫报》,类似的动物实验,需要4到6个月的基因治疗后才能显示效果。打一针,能不能治好疱疹?去年10月,美国一个艾滋病患者特里斯坦·罗伯茨,也在脸书上直播给自己注射编辑过的基因,想让身体产生抗体,消灭被HIV病毒感染的细胞。他的基因医疗工具,来自Ascedance Biomedical,这也是一家生物公司,今年28岁的亚伦·特雷维克是它的首席执行官。特雷维克今年2月4日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生物黑客大会上,也搞了一场直播。他走上舞台,脱下长裤,在大腿上注射了他的公司自己研制的疱疹试验针剂。

亚伦·特雷维克

外界并不知道他注射的东西包含什么成分,有报道说,针剂中含有改良过的疱疹病毒DNA编码。但特雷维克在直播中冷冷地说道:“从技术上讲,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有不供人类使用的标识。”他患有疱疹,希望能根治。但是他认为自己的“行为艺术”应该看作一种政治声明。“如若采用我们设计的治疗方案,那么个人就有可能在没有医生或医疗行业开出医嘱的情况下自行设计和管理治疗方案,”他向《麻省理工学院评论》说,“我认为基因疗法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特雷维克没能继续他的研究,4月29日,他死于华盛顿特区的一家水疗中心,警方排除了谋杀嫌疑。FDA警告:别DIY基因治疗一个有制造超人倾向,一个是基因治病。乔赛亚·赞内尔认为亚伦·特雷维克的直播不负责任:“不仅严重地误导了大众,还给人们造成了一种生物黑客圈都是白痴骗子印象。”他自己也后悔直播了基因编辑产品的注射。专家认为这类自助疗法,可能并无功效,反而有危险。很多生物黑客医疗经验匮乏,甚至没有任何医疗背景,却从互联网订购DNA片段,调制所谓的灵药。而乔赛亚和特雷维克,正是售卖基因治疗法工具的。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也发出警告:不要自己动手实施基因治疗。“通常来说,如果赞助商(通常是制造商、潜在营销人员或者个体医生)想要在人体测试未经许可的产品,那么就必须向FDA提交临床试用新药申请,申请生效后方可使用测试产品。”FDA的声明说。目前还不能制造“超人”目前,科学界并不能将一个普通人改造成“超人”。科学家从某些基因突变的例子中,似乎看到了某种可能性。实际上,充满伦理争议的“设计婴儿”——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修正胚胎中的变异基因,克服家族遗传病——正是这几年持续的热门话题。哈佛大学胡安·恩里克斯说,也许有一天,人类可以增加脑神经的直径,以加快反应速度——看到枪口闪出火花的一刹那,你就可以施展“轻功”,躲开子弹。伦理学家认为,“人类增强”是出于非治疗目的,通过自然或人工的手段,暂时性或永久性地克服人体局限。2016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做过调查,对用于“人类增强”的基因编辑技术,近七成美国人表示担忧。法国学者雅克·阿塔利在《未来简史》中也曾预言:富豪和有权者会享受到基因编辑技术改变自己的基因,并且与机器融为一体,成为永生和进化的“神人”。美国国家科学院和国家医学科学院去年发布报告说,基因编辑技术目前尚未成熟,但未来在有条件时,可根据相关原则应用于特定情况下疾病的治疗和预防。为防止出现“超人”,人类基因编辑委员会提出了10条严苛的标准,规范对人的基因编辑,以防滥用。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